网站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130-9737-8133

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

130-9737-8133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 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查看联系方式>>
深圳侦探调查 当前位置: 首页 > 服务项目 > 深圳侦探调查

深圳侦探私家上市不足两年涉嫌违规泽达易盛被立案调查(图)

作者:佚名    时间:2022-05-16 11:06:31

深圳侦探私家上市不到2年,科创板企业证大精华(688555.SH)被证监会备案调查,成为该公司第四家上市公司注册调查,因为本周也是继*ST紫荆(688086.SH)之后第二家注册调查的公司。

泽达精华5月11日晚间公告,当日接到通知,证监会对该公司调查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立案。

自本周以来,已有四家公司被归档调查。 5月9日至10日,*ST中新网(000687.SH)、国投中鲁(600962.SH)、联强(002383.SH)先后宣布为中国证监会以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立案。

受利空消息影响,5月12日,证大益生股价暴跌15.62%至12.26元,总市值仅10亿元. 2020年6月24日,增达埃森在科创板挂牌上市,股价在上市首日达到顶峰,最高价85.56元。与最高价相比,证达易盛已经下跌了86%。

上市后两年内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泽达精华的立案调查早就有线索了。此前,该公司的几位高管是调查。

泽达安信3月18日披露,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林颖,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颖兰正在协助相关机构调查。为此,公司启动应急预案,由另一名实际控制人、董事刘雪松主持各项生产经营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增达埃森成立于2013年,法定代表人为林颖,实际控制人为林颖、刘雪松。 2020年6月登陆科创板,首次募集资金4.5亿元,保荐人为东兴证券。公司主要从事食品药品生产流通领域监管服务信息化和农业信息化的软件开发、系统集成和技术服务。

上市第一年,增达精华业绩小幅下滑,全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41%。 2021年,增达精华主营业务增收不增利,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8.67%,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3% - 同比。

今年一季度,增达安信基本面出现下滑迹象,录得上市后首个季度亏损。今年前三个月,公司实现营收335.6万元深圳外遇调查咨询 ,同比下降90.68%;净利润亏损1902万元,同比下降298.64%;扣除非净利润亏损1950万元企业调查公司,同比下降348.07%。

至于业绩首次亏损的原因,证达精华将其归结为疫情导致的项目验收减少和研发投入增加。

“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概念。一般来说,科创板企业的研发投入来自于IPO募集的资金,或者是企业经营业绩形成的现金流投入研发。投资资金分批使用,用于募集资金和投资项目,报告期内除非实施股权激励,否则股权激励费用的支付会消耗一定的现金,导致公司规模下降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否则,以‘研发投入大’‘费用’作为业绩下滑的理由,未免有些牵强。”一位从事上市公司审计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科技属性不达标仍获准上市

在科创板上市之前,证达易盛已经在资本市场试水,于2016年8月24日挂牌三板。 2018年12月,公司决定转投科创板IPO,当月与东兴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 2019年6月,证大益生在科创板提交IPO申请。

其实,证达精华在科创板的上市过程相当曲折。从提交申请到通过,历时10个月,经过五轮查询才成功。

泽达精华曾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信息化业务覆盖医疗健康全产业链,目前尚无竞争对手与公司全面展开竞争。” IPO过程中,证大易盛的技术创新属性、客户集中度高、董事长警告、实际控制人履历存疑等问题,引发诸多质疑。

作为一家软件公司,Zenda Essun 的许多发明专利都与药品有关。更重要的是,公司的研发投入比例未达到《关于企业在科创板发行上市申请和推荐的暂行规定》规定的“科技创新属性”标准。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20年3月发布的《关于企业在科创板发行上市申请和推荐的暂行规定》第四条,符合科技创新属性的企业支持和鼓励标准申请在科创板发行上市。 , 软件企业近3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近3年累计营业收入的10%以上。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证大安信营业收入1.24亿元,2.2亿元,2.21亿元,合计5.@ >47亿元;研发费用分别为950.57万元、1707.05万元、1887.85万元,合计4545.47万元,占比8.30%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未达到规定的10%标准。

几次收购及股权结构疑虑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公告显示,在首轮IPO问询中,上交所罕见向证达埃森提出了多达60个问题,主要集中在股权结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等方面。管理、核心技术、业务属性等事项。

招股书显示,增达埃森实际控制人为林颖、刘雪松,两人均为1973年出生。林颖、刘雪松直接持有公司92%的股份,相对直接持股比例低。两人通过其控制的公司间接持有公司合计19.74%的股份,并通过亿脑投资,宁波宝源、美盛、陈美来、嘉铭立盛受托股东权益,并持有增达易盛38.51%的表决权,即林颖、刘雪松主要传递其他股东的表决权。赋予股东权利,加强对公司的控制。

据披露,林颖于2008年至2014年12月担任浙江浙大网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大网信”)副总裁,创办天津亿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13年1月加入公司(以下简称“Easun Limited”),担任董事长。精华有限公司是泽达精华的前身。

2016年3月,埃森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泽达埃森(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共有股东林颖、刘雪松等7人。老婆不在名单上。直至2018年8月再次增资,两人直接持有增达埃森股份。此次行动也被上交所追问:实际控制人持股变动是否符合“实际控制人最近两年未发生变化”的发行条件。

2016年至2017年两年时间,泽达精华分别以2435.28万元和2.21亿元的价格收购苏州泽达100%股权。股权,浙江金春67.5%股权。公司表示,此次收购苏州泽达,旨在将业务拓展至医药生产领域。此次收购在当时遭到市场质疑:增达易盛以低价增发收购董事长的实际控制公司。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泽达埃森说明两次收购是否构成发行人主营业务的变化,是否存在拼凑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6年3月,增达安信向苏州增达股东宁波润泽、宁波福泽、姚晨、天津新晨和剑桥创投发行1000万股股份,收购其持股。苏州泽达部分持股100%,增发价格为2.44元/股,标的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

同月末,增达精华以每股10.5元的价格再次增发。短短一个月,增发价格相差3倍之多。上述两次增发后,宁波润泽获得增达伊森77.67%的股权,宁波润泽的大股东为伊森现任实际控制人刘雪松。

上交所在问询中称:在收购苏州泽达之前,刘雪松是宁波润泽最大的有限合伙人。收购前宁波润泽是否由刘雪松、林颖控制,收购是否实际由刘雪松、林颖完成。

此外,2017年,泽达精华以2.21亿的价格发行2000万股,收购浙江金春67.5%股权,浙江金春成为泽达A全资子公司埃森的。同时,资产出售方承诺,浙江金春2016年至2019年四年的净利润总额将达到1亿元。如未完成,资产出售方需退还曾达埃森支付的部分股份。

截至目前,浙江金春未履行业绩承诺。根据泽达精华对上交所询价的回复上市不足两年涉嫌违规泽达易盛被立案调查(图),2016年至2019年,浙江金春净利润分别为1688.31万元、1859.8万元、2327.4万元元,3050.57万元,共计8926.08万元,未达到承诺目标值。 2020年浙江金春净利润持续下滑至2.447.66万元;证大益生在2021年年报中未披露该子公司的经营数据,也未对相关股份进行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保荐业务进行现场督查时,发现增达安信存在5个问题,将公司前期确认的会计政策调整变更为上期会计一轮查询。错误,招股说明书的信函和披露质量有待提高。

【返回列表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25 深圳邦信侦探社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电话:130-9737-8133地址:深圳福田
ICP备案编号: